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章 - 血人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屋外北风肆虐,鹅毛般的大雪上下纷飞,路面早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。在这个北方边城小镇家家户户都已紧闭门窗。路边只有一家小酒店闪烁着微弱的光亮,屋内有两桌客人还在喧闹,一个孩子则在另一旁的桌子上写作业。

    这家店是镇上小的不能再小的菜馆了。但是他家的炖菜简直是一绝。主厨也就是老板叫刘铁钢,人送绰号“圣手钢”一手的炖汤绝活,尤其是鸡汤味美鲜香,喝了以后神清气爽,五脏六腑都热血喷张在这个寒冬雪夜简直就是帝王般的享受。

    “钢子,你这手艺如果去大城市肯定赚大钱啊,躲在我们这么个小地方太屈才了”一个食客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乡下人一个,去大城市谁都不认识,谁能买咱的帐?那里不是咱能去的地儿,再说大城市什么高人没有,还能稀罕咱这上不了桌面的东西?俺有自知之明,在这挺好的。”刘铁钢笑呵呵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老王,你就瞎起哄,钢子要走了咱们上哪喝这么好的汤去?”

    “也是啊哈哈”说完两桌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屋外的狂风不断的肆虐着这座边陲小镇,小店的木门被吹得啪啪直响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雪是越下越大了,哥几个赶紧把剩下的菜打包回家吧,晚了更不好走了”

    刘铁钢赶紧给客人打好包装然后送其出门。

    “钢子,赶紧把那几只鸡处理一下,明天有几个订汤的客人着急要呢。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在后厨跟刘铁钢叮嘱着。这个女人就是刘铁钢的媳妇叫李爱云,在这个镇上出了名的美女,身段窈窕,眉目清秀而且非常贤惠善于持家。与刘铁钢结婚以后两个人相濡以沫,生了一个孩子叫刘原,一家三口开了这家小饭馆相依为命。日子清贫但也其乐融融,过得有滋有味儿。

    “我都收拾差不多了,马上就给你拿进屋”说完刘铁钢把门一推,拎了几只刚处理的母鸡走进了后厨。

    门外的风越来越大,叮叮咣咣的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这大雪太大了,大风吹的眼睛都睁不开,这鸡刚放完血就冻硬了,不知道这几天生意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门外的响声越来越大,噼里啪啦的响的让人心烦。

    “钢子,你把门赶紧插好,别被风吹开了,我看外面的风这么大门怕是顶不住啊,不行用木头棍子矗上”

    “好像不是风吹的,像是有人在敲门”一旁的孩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他说现在打烊了,明天再来吧”

    孩子放下手中的作业,将门打开一道缝隙说:“对不起打烊了,明天再来吧”

    可是门外毫无动静,正当小孩准备关门之际,一道黑影闯了进来,一个穿着军大衣的男人摇摇晃晃的走到店内,浑身血迹而且身上还在不断地滴着血。没站多久便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孩子大声叫嚷着,刘铁钢马上放下手中的事情从后厨跑来,看见此状也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爱云,这人怎么浑身是血啊?”刘铁钢大声说着

    李爱云也从后厨急忙出来,看到此景也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刘铁钢一把抱住那个人就见此人奄奄一息然后有气无力的说:“救救我,有流氓追杀我”说完便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这要是死在店里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啊”刘铁钢恐慌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死,不是说被流氓追杀吗?那就是好人”李爱云缓过神儿来镇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真要救他?”刘铁钢迟疑的看着李爱云。

    “赶紧去,再不救就来不及了”李爱云说道

    刘铁钢诶了一声便急忙从屋内拿出个坛子,从里面拿出一颗黝黑的发臭的黑球放到那人的嘴里,李爱云立刻将店门关上然后插上门板。就在刘铁钢准备将那个人的衣服脱下来之际,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赶紧开门,给老子开门,屋里的人听见没,不开门我TM的就把你家店给砸烂”

    “爱云,这可怎么办?”刘铁钢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把他藏起来快。”

    “这店里也没有能藏人的地方啊”刘铁钢说道。

    “藏到后院鸡窝里,一定要藏好”李爱云说道

    “那地方藏不了人,大冷天的不得冻死?”

    “看他造化了快去”

    大门被砸的哐哐响,眼瞅着就要被砸塌。李爱云赶忙应声着:“来啦来啦,这就开门”

    当大门打开那一刻,北风卷着雪片灌进店内让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门外进来五个人,各个人高马大,为首的身高能有接近一米九,大长脸,左侧耳边有一道很深的刀疤,上嘴唇也有被撕裂过得疤痕,相貌极其丑陋好似地狱恶魔,膀大腰圆手里拎着一把破风大砍刀上面还留有血迹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刚才是不是有个人跑到你们这里来了?人在哪呢?”为首的大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小店经常来人,这不刚打烊你们就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我说的是身上受伤的人,是不是在你们这里,有的话赶紧交出来否则,我把你们的破店砸个稀巴烂”说完挥手一刀只听啪的一声将小孩写作业的大木桌子劈成两半,惊人的臂力让人惊叹。

    李爱云被这一劈吓了一大跳,扶着桌子颤抖着说:“没有你说的那个人啊,有的话你一眼就能看到的啊”

    那个长脸大汉随即一脚踢飞一张椅子,破口大骂:“我看你们是不是活腻了?那个人身上流着血身负重伤,我们跟着血迹沿途找来的,就在你们店门口消失的,你别跟我说他会隐身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看地上的血迹,明明就是那个人的”身后一个消瘦的高个子说道。

    长脸大汉抬起破风钢刀架在了李爱云的脖子上:“小娘们,今天你要不老实交代,哥几个可就对你不客气了,然后杀了喂狗”长脸大汉目露凶光,嘴角一丝上翘显出猥亵的坏笑。

    “媳妇,这几只鸡我现在就下锅吗?”就听后厨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。大长脸一看,一个大汉手里拎着两只刚杀完血淋淋的鸡走了出来,这个男人身材健硕一双大手好似大罗一样扁平巨大,身高与自己不相上下但是声音好似铜锣,此人便是刘铁钢。

 &nb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